2013年9月1日 星期日

小蝙蝠二日保母手記(含影片)


六月,新竹風發威、時速在30~40公里的風速算是家常便飯,路人和我的頭髮都像是被嚇到般的有型。

我在門口發現有團黑色東西、家犬聞了一下就跳開,原以為是討打的大蟑螂,近看才發現是隻小蝙蝠。
不知是死是活,於是戴了棉手套後,將牠拾起觀察。


她張開小眼睛看了我一下,嗯!她還活著!(為什麼是她?因為我檢視了一下她的腹部,然後再對照了一下網路上公母蝙蝠的分辨方式,於是推測應該是「她」)
一般不能徒手碰觸蝙蝠,尤其是成蝠,以防被咬傷。
我是確認了這隻小蝙蝠沒有牙齒才沒戴手套。

小蝙蝠的右後腳瘸了,不知是被路人踩到還是發生什麼事?毛長了、但眼睛要開不開的、翅膀也沒有張開亂飛,推測還是蝙蝠寶寶。

牠在手中沒有抵抗,只是全身持續振動著,是在發出高頻音呼喚媽媽?還是會冷?我把它倒掛在胸前的衣服,牠緩緩爬到心輪的位置歇著,不知是不是因為可以聽到心跳聲而覺得安心、小蝙蝠的身體不再振動。

我邊讓她掛在身上、邊上網瀏覽台灣蝙蝠學會的資訊。上面說,幼蝠還沒有完整的進食能力,盡量給予流質,可餵食保久乳。

但,即使我把保久乳稍微加溫,小蝙蝠似乎不太領情,只吃了幾口就拒喝。當吸管接近牠的嘴巴時,即使讓她嘴巴沾個幾滴,她還是緊閉、或者瘋狂甩頭把嘴邊的保久乳甩掉。
用厚棉布輕裹住小蝙蝠後,再餵水及保久乳,避免她二次骨折或受傷。


難道我得按照網站上說的方案二,用麵包蟲來餵她嗎?雖然已經晚上十點多了,但很怕她會餓死,於是跑去水族館店買麵包蟲。

「可不可以賣我20隻麵包蟲?」我問。
「我們只有賣20元的麵包蟲喔!」
「那大概有幾隻?」
「大概...兩、三百多隻吧。」
「我不需要這麼多隻,我撿到小蝙蝠,只想餵她一點點...」
「那很抱歉,我們沒有這樣賣喔~」
「...好吧,那就20元的份量。」剩下的麵包蟲該怎麼辦?可以放生嗎?


麵包蟲(mealworm)是一種叫做黃粉蟲(甲蟲類)的幼蟲,我把它們從塑膠袋倒到白色紙杯裡面做觀察,牠們不停的蠕動,於是我丟了兩小塊饅頭屑進去,饅頭屑就像剛掉入地獄的新鮮人類,立刻被地獄深淵裡面的餓鬼(麵包蟲)抓住、分食肢解、吸取養分。不到一分鐘,饅頭屑就不見了,於是我又丟了更大一塊、便把紙杯蓋住。
我故意把圖縮小,希望不要有人被嚇到。


該睡了,我拿了暖暖包放在紙袋底部,再把疲憊的蝙蝠寶寶放入乾抹布中,輕放在暖暖包上面,由於紙袋蠻大的,她可自行決定要移到高溫或低溫的角落。

「晚安,明天再來餵妳麵包蟲喔!要活到明天喔!」
棉布、小蝙蝠、暖暖包、紙袋


隔天,我再打開麵包蟲的紙杯蓋,不但那個大塊的饅頭屑不見了,有些小麵包蟲也遭到肢解,原來麵包蟲還會自相殘殺啊!!

我想起了網站上有這樣的提醒:「要用麵包蟲餵食小蝙蝠前,要記得把蟲先淹死。千萬不要將小蝙蝠丟入麵包蟲之中,否則小蝙蝠會遭到麵包蟲的啃咬!」

我加熱了一小杯水,再選幾隻肥大的麵包蟲丟到熱水裡面,不到一秒蟲兒全都死了。
原本不停蠕動、飢餓到相互啃食的麵包蟲,泡到熱水後、瞬間都安靜了。

接下來,按照網站上的作法,我得抓起其中一隻,剪去牠的頭,再將蟲兒內的體液擠出來,以便餵食小蝙蝠。

麵包蟲從外觀看起來是軟的,但其實外殼是偏硬的,牠這麼細小,我原本想用夾子去擠的,無奈蟲體積太小難以施力,只好用顫抖的手指,抓起其中一隻麵包蟲屍(超害怕牠會突然扭動起來,死後的反射之類的動作,但理智上知道蛋白質經過高溫早已變異),然後用剪刀往蟲的剪下蟲頭...WTㄈ...我默默的在心裡暗罵著,也許是太堅韌的關係,被剪下的蟲頭竟然彈出垃圾桶飛到地上,我的胃一陣翻騰,想吐的感覺湧上喉嚨。

第一次剪蟲頭,讓我滿身大汗、腸胃不舒服,但終於搞定。
我抓起小蝙蝠,將蟲身斷頭的地方靠近小蝙蝠的嘴巴。

「哇!!美食!!!!」牠頓時精神來了!
鼻子開始左右搖晃、眼睛張大,小小的嘴巴不停的往蟲身又啄又舔,於是我再從蟲身擠出一段肉出來,牠不到幾秒就又吃完了!第一隻麵包蟲瞬間秒殺。
被小蝙蝠吸食淨空的麵包蟲空殼。

看牠這麼愛,我於是又祭出七隻麵包蟲,牠同樣捧場秒殺。我牢記著網站上說不能餵食過度的叮嚀,吃完之後,我讓她稍息,用指腹輕推她的腹部,促進她的排便。

吃飽喝足的她,靠在我的衣服上,又移到心輪的位置,舒適的閉上眼睛...大約10分鐘之後,她在我的衣服上嗯出中藥界有「夜明砂」之稱的「黑金」!這樣,應該表示她有順利排便了吧?
吃飽了的小蝙蝠,在休息的同時,送了夜明砂給我。

大概再過三小時,我又再餵食她五隻麵包蟲,小蝙蝠同樣是非常飢渴的就把牠們「吸食」完畢。
當我手抱小蝙蝠時,Omega就一直躲我,好像很怕小蝙蝠。

原本以為照顧小蝙蝠會是件溫馨的事,但顯然並非如此,照顧年幼小生命是很勞心勞力的。加上她的身體狀況不明,我覺得還是交給專業的人員來照顧較妥。

剛好隔天要去台北演講,於是我來到台灣蝙蝠學會,連同剩下的兩百隻麵包蟲、棉布、暖暖包等一起交給了學會人員。回程,我收到蝙蝠學會的簡訊告知,小蝙蝠不只是右後腳瘸了、連左前腳也受傷!要痊癒的機率不樂觀,可能要終身照顧。


學會人員告訴我這應是台灣最常見的東亞家蝠,由於小蝙蝠的成長期正好在梅雨季節,有時大雨將蝙蝠擊落、受傷,於是六月時就很容易撿到受傷的蝙蝠。

雖然我撿到的這隻蝙蝠可能終身都無法飛行,但也許還是可以活很久,目前學會的紀錄是一隻終身照顧的母蝙蝠,在救援之後還是持續活了兩年之久,小蝙蝠啊,希望妳可以打破這個記錄,加油唷!

也謝謝台灣蝙蝠學會志工的出手相救。蝙蝠一直是觀測一個地區生態系是否完整、健全的指標之一,希望有更多人可以提供物資上(寵物箱、布、手套、麵包蟲、保久乳等)或財務上的支援,讓該學會的蝙蝠研究與照護能夠持續、長長久久囉!

台灣蝙蝠學會網站

台灣蝙蝠學會臉書

拾獲小蝙蝠,撿到,受傷,蝙蝠,bat feeding,餵食,麵包蟲






add your comment



6 則留言:

洪欣儀 提到...

謝謝方享

林黛羚 提到...

不客氣
謝謝您的留言與閱讀

苡瑄楊 提到...

好感人喔,謝謝妳照顧小生命

溫嵐風 提到...

好棒喔! 喜歡妳的文章~我家門口也停了一隻,很可愛~

林黛羚 提到...

很棒喔!希望小蝙蝠可以在你們家順利成長~~

匿名 提到...

謝謝妳讓世界更美好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