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12月23日 星期三

有人要領養20年左右樟樹嗎?(圖來了)

以下是一名網友Cindy來信PO的:

"您好,我朋友在南投草屯的山上有幾棵樟樹(直徑約10-30CM,樹齡將近20年),因為要規劃設廠,所以要剷除,不知您有沒有認識的人需要這幾棵樹,如有需要請與我聯繫。最好在年底前確認,如果這幾天有空我會上山拍照,如需要樹的人運送方式及相關費用需自行處理,剛剛詢問目前2-3棵約在直徑10CM左右,另外2-3棵直徑在30CM左右,謝謝!

如有興趣的人最好到現場看,可與董先生連繫,他的電話是0933580146,地點在南投縣草屯鎮 "







樟樹,樹冠剛開始是俐落可愛的球形,更老或缺乏光線、被修枝之後會開始拉長。樟樹適合中低海拔,葉子厚如薄皮革,有人說它的強度足以削弱東北季風,可以將它種在東北側。

2009年12月21日 星期一

碳交易的故事


感謝翻譯的義工團體,在Youtube上已經有中文版了。(要第30秒之後才開始翻譯)



順道一提,影片中說減碳最好的方式,就是把碳留在土地裡,讓我聯想到之前放在右邊的MEMO,我也把它貼在這裡:

「陸地的系統每年可以吸收20億噸的二氧化碳,其中土壤含有80%的碳,遠大於森林和其他陸地上的系統;是最巨大的碳存放區。50%到60%的二氧化碳排放量,是來自於土壤裡的碳被釋放。過去兩百年不當的農耕,就造成了42~78百萬噸的碳排放。」

「草地生態和森林生態一樣重要,健康的草地並不適合不斷的翻土與種植,穩定的草地生態可以讓土地維持生產力,一個有趣的研究指出,一個管理良好的草地可以吸收比森林更多的碳,因上面的草生長的時候下面的根也會跟著生長,動物吃掉土地上的草時,下面的根系會死亡,裡面存放的碳與有機質就會釋放到土裡,新的草生長的時候,根系又會重新生長,然後形成了一個反覆的循環。這個過程會不斷的重複,這也是為什麼管理良好的草地能夠吸收更多的碳的理由。」

──摘自樸門PDC課程Robyn老師 記錄者 PDC學員 陳國榮

相關新聞:破本哈根 台灣減碳不能等


如何把碳留在土壤裡?

1.讓土地恢復健康,讓雜草自然生長
2.定期割草但不翻攪,草在土地下的根長得越多可以固較多的碳
3.不用其他藥劑或化學來影響植物的根,讓根自然的與土地裡面的微生物交換碳與醣

2009年12月17日 星期四

再訪台東友人:屋主林志堅老師與蔡董


還記得我上個月(11月初)去台東上了兩個禮拜的課嗎?中間的週末,我迫不急待的再去找台東的屋主朋友,劉維平大哥因為要北上,我們就約非假日與其他朋友一起吃晚餐,而林老師與蔡董週末都有空,能夠再看到他們真是超開心的!
先到林老師家,可能是因為在山區的關係,當天他們夫妻倆都穿長袖,看到我穿短袖短褲都覺得我很強壯,只是對我來說,只要在台東都覺得應該穿短袖啊 XD
我們喝了幾壺東方美人,聊了一下,林老師帶我看他安裝的新雙層屋頂,之前他幫再吹涼風設計的類似概念,現在也裝在他的二十多年的老房子屋頂上囉~

因為支撐的桁架還蠻細的,所以不會有承重的問題。

這是從後院看上去的樣子,因最近幾年有變得比較熱,就給它再搭一層。


隔天我們又去找蔡董,蔡董依舊帶著他鍾愛的南非紳士帽,依舊帥氣。他正從院子旁割下一片新鮮的山蘇葉,要墊在生魚片下面。旁邊那位是藝術家陳代銳先生。


偷偷對著"魚土 魚它" 生魚片說:其實我才不是來看蔡董勒,我是為你而來的。蔡董上次的飛魚生魚片真是有夠新鮮有夠贊的,這次的口味也一樣贊啊~

大夥兒配啤酒、野菜沙拉...又是飽到翻白眼的程度。

可怕的烤香蕉...吃的人說口感很像烤蕃薯。

才過一個月,我又開始想念台東的達魯瑪克部落、台東的朋友們,下次還要再去找你們玩~!

謝謝。 :-)


今天收到一個可愛溫暖的手作禮物,是一位透過蓋綠色的房子這本書認識的台北的姊姊,她與我分享她的旅遊足跡、介紹她一些朋友給我,我們email來來回回的,最後她甚至手作了一個小花花的筆袋和小包包給我(跟我的桌子超搭的啦),實在很感動,去電道謝時,我們都有第六感,一定會有相見的一天。

這幾個月也收到許多讀者的來信,您們的鼓勵,其實我應該分享給書中的每一位屋主,因為我只是負責把他們的想法傳達出來而已,前幾天有一位讀者要我繼續寫,讓嗜睡的我覺得要再發憤圖強了...謝謝大家,也謝謝每一位屋主,曾經有屋主提議希望能夠讓大家聚聚,我會再找一個討論版邀請大家的。

最近比較冷,出門記得帶外套、帽子和口罩喔!

阿羚

2009年12月14日 星期一

台南 神農街 黑蝸牛工作室 too old to be normal

上禮拜去台南與同學碰面,買的名產竟是半打比利時啤酒,雖然也有發現蜂蜜啤酒,但我念念不忘的是捷克蜂蜜啤酒而非比利時的,詢問口感之後只買一瓶,其他都是店員推薦的黑啤或金麥啤酒。晚上我們到處逛,吃了好吃的蚵捲,超贊。
然後逛到神農街,發現裡面有一間超有fu的黑蝸牛工作室(76當代實驗空間),在裡面做木工感覺很贊吧。聽阿湯說神農街沿著河道蓋(五條港),所以二樓才會有一個專門探出頭來的小窗戶。

黑蝸牛工作室(76當代實驗空間)二樓門面
該二樓門面的會變成那樣的過程,圖說如下:

(圖片引用自Dialogue的台南專題


裡面的牆壁正展示著大型壁畫,右前方是房子的柱子


工作室分前、中、後段,中段建築主體已經消失,剩下外露的樑。


歪斜的樹根上面架上桌面,但是實在太斜了 XD


牆面上的斑駁是怎麼仿也仿不出來的時間的美。
木與石的搭配,無敵。


後段的工作室還有人在工作。


黑蝸牛工作室門口的可愛剪影。

另外還有一個57工作室,不過因外面有牌子說不能拍照,不然牆上斑駁的老牆與亮亮的黑色眼淚真是超美的。


台南市舊運河道與現今馬路的關係圖

2009年12月11日 星期五

拜訪書中綠房子前請先知會人家一下


各位親愛的讀者

書中有些屋主有留email,若您真的有興趣拜訪,可以先寫信去問屋主。最好不要神祕的在門口晃來晃去,雖然有些屋主覺得OK,但大部分屋主會覺得有點唐突,畢竟人家也有自己的生活、日子要過啊。

若書中有些屋主沒有留email,您卻有興趣要去看的話,請不要客氣,可以先寫信給我代為轉達。

阿羚

2009年12月8日 星期二

原來,小花蔓澤蘭,是牲畜眼中的美食啊!


每次看到號稱"綠癌"的小花蔓澤蘭在野外或閒置土地上肆虐的景象,心裡總是揪成一團。小花蔓澤蘭跟菟絲子一樣,會層層包覆並捲緊植物以便攀爬,進而造成植物缺氧及不見天日而死亡。

對於這種場景搖頭的時候,我卻忽略了一個問題。
就是,既然它會存在在這個自然界,想必它絕對不是對所有的物種都是有害的,它對植物而言是「癌」,那它對什麼樣的生物是「寶」呢?...也許已經有人知道了。

剛剛一個朋友來信,提到最近電視上有一位養牛的先生,他所養的牛很愛吃小花蔓澤蘭。(!)

真是讓人出乎意料,我有點不敢相信,也許只有那戶人家的牛喜歡吃吧?
不過卻找到一份PDF,是陳運造先生的舉世聞名的頭號植物殺手--小花蔓澤蘭,他裡面提出許多解決之道,其中也寫到:「小花蔓澤蘭莖葉,口感鮮美,牛、羊都喜歡取食,即使在有其他草類生長的環境中,牠們也會先選擇小花蔓澤蘭。在中國大陸南方,亦有農民拿它來養猪。不過,小花蔓澤蘭做為牧草的禽畜適口性與營養價值等,尚待進一步研究。」

然後,又查到小花蔓澤蘭 放山雞當零嘴這篇新聞,可見除了牛(也許還有羊、馬?)之外,可能連鳥禽類都愛吃。

甚至,還有人煮過小花蔓澤蘭的茶跟野菜給我朋友吃,味道還不錯,還拿來染布,染出來是棕綠色的,很雅緻...

那,也許,另外幾個綠癌,菟絲子、銀合歡,也有他們的用途也說不定喔!

2009年12月5日 星期六

真正的生態工法需要時間與紮實的技術

災害發生之後山路邊坡的修復過程,若沒有實際看過,而只看結果是滿滿的綠意,會以為那就是生態工法。然後再次發生災害的時候,就說生態工法沒用。到底是真的生態工法還是仿生態工法?

今天去找一位朋友,他行經某路段,看到一處水災後嚴重崩塌的山路邊坡的修復方式,讓他背脊整個毛起來。

該路段修復的方式,是在崩塌的土壤邊坡上面噴上一層黏性水泥薄層,然後再覆蓋上含有草籽的土壤,等這些土壤中的草籽長大之後,整個山坡就會充滿綠意,讓人真以為這的確是生態工法。

可是,草籽的根能抓的土壤的厚度就那些,接著先驅樹種或灌木籽會被吸引過來,紮根時的厚度也受到限制,很難穿過水泥層,這樣,只要來一場超級大雨,就可以輕易的把水泥外層的植栽連同土壤衝掉,另外,水泥以內的含水層因為無法立刻排水出去,也有可能形成推力,這時就算固定間距都有插排水孔,水泥薄層是否能夠承受推力?...也許很快就知道了。

相關文章:什麼是植生工法?

相關新聞:專家挺身 捍衛生態工法

2009年12月3日 星期四

小巷弄裡的視覺SPA


這棟廢棄已久的房子,它的紅色鏽鐵襯托著一樣鏽蝕但是是銀白色的紋路,這種頹敗的方式真美。

問附近的住戶這裡有沒有人住?住誰?
住戶很狐疑的看著我(心裡應該是想說,沒看到窗戶的玻璃都破了嗎、門都生銹了嗎),然後說,沒有,很久以前有一位藝術家住在這裡,然後很久很久都沒有回來看了。也許這也是那位藝術家的其中一個作品?


難得出太陽,溫暖的午後,在小巷弄之間散步著,胡亂拍照著一些門片,內心不時悄悄的驚嘆著...一整個超開心。
如果全國的小巷弄都可以看到滿滿的植物與親切的小巧思,大家的心情應該每天都會很好吧!


這道門,雖小、而且似乎是手工搭建而成,但是門口兩邊還是不含糊的做了個愜意的乘涼椅。由於這裡剛好是轉角,鄰居們偶爾會坐在這裡聊天,跟經過的鄰居們打招呼。


住家的圍牆,以盆栽取代有刺的鐵絲網。


從一樓開始爬爬爬爬到三樓的使君子。春天開花時一定很嚇人。(...使君子是春天開嗎?)


自家門口不當停車位、不堆垃圾,放植栽,邊緣還以卵石修飾。


在圍牆上作畫的薜荔。






好可愛的門面喔!


街道的最盡頭,好心的屋主,用綠化的方式讓每一位在這邊轉彎的路人都感到賞心悅目。左側的門,漆成紫色,也很有味道。


看到的當時,內心OS:天啊,會不會太密了一點。而且裡面還有住人~


這棟房子的左邊那棟是這條街大部分的樣子:加蓋、陽台外推。但是這間不但沒有加蓋,而且好像也換了磚,表面看起來更手感。


放在大門上方的不知名植栽,讓雨水與鳥類去滋養它。